昵称

周玄毅:不翼而飞的帐篷和适度饮酒的陷阱(人存原则-弱化因果性)

这个故事说的是对立成因,很难。不仅难在于打开思维的那扇门,而且,这些,也不过是猜测而已。习惯对立成因反而有可能走到另一个错误的极端。寻找中间的平衡,才难。

源光秀:

我一直坚信,任何隽永的笑话都隐藏着深刻的哲理。


比如这个典型的英式幽默:福尔摩斯和华生晚上搭帐篷露营,半夜福尔摩斯突然把助手推醒问他看到了什么,答曰“星空”;又问他由此想到了什么,答案从天文、星象跨越到气候与神学。在结束了一大段知识渊博内容详实文采华美的论述之后,华生反问福尔摩斯想到了什么,答案很简短:


“我们的帐篷被偷了!”


这个段子包袱扎得很结实,抖起来也很有效果。特别是,如果你能把华生的浮想联翩铺陈出洞察宇宙之气概终极关怀之深邃,先把听众带入无尽遐想之中,再偷偷地运足气,冷不丁气急败坏地喊上这么一嗓子就戛然而止,想逗个乐子是不难的。


不过,化用果戈里在《钦差大臣》里的那句台词,任何真正好笑的东西其实都是自嘲。华生闹出的笑话,我们难道总能清醒地避免吗?


有这么一个现成的例子:随便在网上查查你就会发现,多个权威科研机构经过对大量样本的长期跟踪得出结论说,适度饮酒者比滴酒不沾者健康水准普遍更高,现在请问你——能否由此得出“适度饮酒有利于健康”这个结论?


答案几乎是明摆着的,“多个”、“权威”、“科研”、“大量”、“长期”,这些关键词似乎都在指向一个不容置疑的结论:适度饮酒有益健康!


但是且慢,让我们回忆一下华生这个故事的笑点到底在哪儿。


福尔摩斯:你从星空想到了什么?


华生:天文、星象、气候、神学……(此处略去1200字)


福尔摩斯:但是你为什么偏偏不想想,为什么你现在能看到星空呢?


(——因为我们的帐篷被人偷了!)


好,回到饮酒与健康的关系这个例子,我们照葫芦画瓢:


问:你从适度饮酒者往往比滴酒不沾者更健康想到了什么?


答:酒能活血化瘀、调节情绪、促进睡眠、强心提神……(请自行添加)


问:可你为什么偏偏不想想,为什么这些人会适度饮酒而非滴酒不沾呢?


当然,后面这段话并不好笑,因为逻辑线有些长——大体而言,与滴酒不沾者相比,适度饮酒者往往具有这样的特征:本身健康情况就还不错(至少没到遵医嘱禁酒的地步),凡事有节制而又不走极端(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喝酒其实是件很难的事情,长期饮酒又坚决不过量则是难上加难),社交生活比较丰富(酒文化毕竟是现实存在的),比较会享受生活(葡萄美酒夜光杯,不饮生活很悲催),诸如此类。特别是前两条,身体底子本来就好,为人处事又具备难能可贵的中庸精神,不健康那才叫怪事。或者更直接地说,很可能并非是适度饮酒使人更健康,而是更健康的人才会适度饮酒。


总之,当华生思考“星空与我”这个问题的时候,他忘记问“我何以能看到星空”;同样,当我们思考“适度饮酒与健康”的关系时,也容易忽视“适度饮酒者何以如此”这个关键,——适度饮酒者的健康很可能并不是由于适度饮酒本身,而是由于使其适度饮酒的原因。用哲学语言总结就是,现象A(星空/适度饮酒)真正值得发掘的意义往往并不在于与A恒常联系的B(星空下的感悟/健康水平更高),而是在于使A得以存在的C(帐篷被盗/适度饮酒群体的特征),所以当我们仅考虑A与B的时候,固然不能算犯错,但总会有些不靠谱。


所以说,半夜在星空下醒来先别忙着做文学青年,想想为什么自己会无遮无拦地躺在野地里才是要紧;看见唬人的研究报告也别立马开始做酒徒,琢磨清楚了再喝也不迟。

评论